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十三枝玫瑰

<span class="f18"

  玫瑰,其實是一個代號。

  是一個曾經令我魂牽夢繞的女人——之代稱。

  雖然事實上,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她的真名究竟為何。

  但這并不重要,因為此生此世,她都是我心中獨一無二的——玫瑰。

  第一枝,邂逅

  回想起來,那大概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都說人老多憶舊,雖然明明才剛剛邁入三十歲關口,但無疑,我的心已經老
了。

  當年的我,還不是這樣。

  那時候,我在一所理工大學讀書,周圍理所當然地僧多肉少。而那肉,也無
非是一些史前遺留生物,被眾僧統稱為恐龍。

  大三那年某日,我非常僥幸地在滿地的貧僧和幾頭史前生物之間,發現了一
枝冷艷的玫瑰。

  為什么我要說【一枝】,而不說【一朵】呢?

  因為【一朵】很可能無法讓人聯想到,玫瑰那帶刺的莖部,而那個偏偏又是
重點中的重點。

  她很美,這是任誰都無法否認的事實。

  但她美得令人不自覺地敬而遠之,卻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第一次見到她的那天,正是三四月間的梅雨季節。天空陰沉如死,毛毛細雨
連綿不絕,到處冷冰冰濕淋淋,是那種令人極度討厭卻又無可奈何的鬼天氣。

  她打著一把暗紅色的傘,在陰風冷雨中,不緊不慢地迎面而來。

  那是通往食堂的大路,時間是正午十二點。因為天氣關系,路上的行人比平
日少,但仍然相當可觀。

  只是,人流在她的周圍有意無意地分開,為她留出了一片特殊的移動空間。

  仿如結界。

  我當時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就是那結界之外尚算人間,結界之內,大概就
屬于另一個時空了。

  她的存在就有這么特異。

  而所有特異的焦點,則在于她蒼白純美的容顏之中,那兩瓣玫瑰色的唇。

  驟見這玫瑰紅唇的瞬間,我竟然有種天地為之變色,虹光隔空而來的錯覺,
就連綿綿不絕的冷雨,此時此刻,都可以算是一種浪漫。

  這詭異的唇色,明確無誤地擊中了我的死穴。

  自然,任何人都可以抹上玫瑰色的唇彩,但能令我震撼到如斯田地的,再未
見過。那種觸目驚心而又天衣無縫的奇特效果,可以說唯她獨有。

  我甚至一意認定,那根本就不是唇膏的顏色。

  當然,我也沒料到,背后會有那么殘酷的理由。

  因為她的唇色是如許的特別,如許的令我癡迷難舍,自此之后,我很自然地
為她取了一個代號,而那就是——玫瑰。

  第二枝,蹉跎

  一見癡情,在一所滿地淫僧的理工大學,可以說很容易發生,也可以說很難
發生。

  說難,是因為可供選擇的雌性太少,質素又劣;說易,是因為只要讓你遇見
一個稍為過得去的女人,你就會忍不住春情泛濫。

  不知道春天算不算男人的發情期,反正,每次見到校園內那為數不多的一雙
雙一對對,我都有種反胃的嘔心。尤其當那雌性丑惡到某一個程度,她們所做出
的每一個含情脈脈的眼神,甚至都能讓我當場窒息。

  如果說男人都是視覺系,我大概可以算是男人中的男人。

  但相對地,我明顯不屬于行動派。

  一次偶遇就讓我永生難忘,代號玫瑰的那位美人,之后在路上又見了幾次。

  不過每一次我都只是再度驚訝于她的明艷,她的氣場,與及她玫瑰色的唇,
而絲毫沒有想過要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行動。

  為什么?

  瀟灑點的說法,可以說我不想唐突佳人,不忍褻瀆心中的女神,寧愿遠遠欣
賞,也不肯失禮美人。

  猥瑣點的說法,可以說我有色心無色膽,或者根本就是毫無自信,覺得自己
高攀不起,與其自討沒趣,自取其辱,不如做個唯讀閑人。

  所謂唯讀閑人,就是在論壇上明明看見自己心折的貼,卻只是暗暗佩服而從
來不肯留下一句衷心贊美的那種萬年潛水員。

  很坦白地說,本質上我也是那種人,所以我完全能夠明白那種人的心態,與
及隨之而來的悲哀。

  一件值得做的事,不會因為那后果如何而影響事件本身的價值。

  ——何等簡單的道理!

  但當年的我卻完全不明白。

  如果不是因為另一次的偶然,我想,我絕對會后悔一生。

  第三枝,神跡

  春去秋來,時光在彷徨中瞬息消逝,很快來到了大四的秋天。

  而我,依然是一個處男。

  大概每個人都無可避免地會有犯傻的時候。那年秋天,我莫名其妙地渴望破
處,甚至不惜召妓。

  于是,在十月的某一個周末,我去了江邊的酒吧街。

  【援助交際】這種事,當時在東洋彼岸早已經是常見到不值得驚訝的社會現
象,但在天朝,據說還只是處于萌芽狀態。

  其實這種事由來已久,全世界都有,不見得是東洋人的專利,差別只在于程
度而已。

  當然,人家是以女高中生為主力,天朝是以女大學生為主力。

  正好,我身處的是一個大學群立的城市。

  江湖傳聞,酒吧街有很多自稱大學生的女孩在夜店徘徊,等人上釣,價錢由
幾百至幾千甚至過萬都有,而且幾乎每個人都能出示一張看上去實感十足的學生
證,但其中九成以上,顯然并不是真正的女大學生。

  不過年輕美麗這一點,則是肯定的。

  理所當然地,有很多男人抱著不妨一試的尋寶心態來此獵艷。而那一晚,我
正好頂不住體內那股原始的欲望,一時沖動  或者也可以說,經過長期的反復
考慮,終于下定決心,一鼓作氣  加入了夜獵的狼群。

  總之,那晚我在江邊無數夜店之中隨意揀選了一間,然后,隨意地找了個位
置坐了下來。

  大約五分鐘之后,我看見了玫瑰。

  那一瞬間,有生以來第一次,我見證了神跡。

  第四枝,星塵

  我盡量以腦部最為純潔的回路去思考,玫瑰出現在這里的理由。

  和朋友一起來玩?但她明明在吧臺獨坐,身邊不像有熟人。

  在等人?但為什么她完全不看門口,只是默默發呆?

  還有那一身全黑的裙裝,簡直就像是一個墮落的天使。

  最恐怖的是,她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燈光之下,仍然能夠維持那股獨特的
氣場。

  我心中忐忑,一時間,各種奇奇怪怪的念頭在腦中此起彼落。

  開始有男人過去調戲她??此麄冋勗挼淖藙菔中?,似乎在議價。男人試圖伸
手搭她的肩頭,被她擋開了。男人撤退。

  這過程中,有一團火正在我的心間不斷燃燒,越燒越旺。

  我一口干了整瓶啤酒,豁然起身,搶在下一個男人之前,坐到她身邊。

  【多少?】我鐵青著臉,單刀直入。

  代號玫瑰的女子側著頭看了看我,似乎有一瞬間目光飄移,而后再度聚焦,
在我臉上凝視了五六秒。最后她回過頭,望著面前的酒杯默不作聲。

  【多少?】我加重語氣,音量卻莫名其妙地降了幾度。

  那玫瑰色的唇在昏暗的燈光下看來更加妖異,在我灼熱的目光注視下,她雙
唇微分,似要說句什么,卻最終抿緊了唇。然后,她張開了手。

  【五百?】我拿出錢包,一副就要當場掏錢的氣勢。

  她搖搖頭,五指成拳,再打開。

  【五千?】我咬著牙,抽出銀行卡。

  她幽幽嘆了口氣,終于說了一句:【我認得你?!磕锹暰€,仿佛千回百轉的
柔絲,縷縷寸斷,帶著一種凄涼寂寞的音調。

  第一次聽見她的聲音,我緊張得幾乎喘不過氣,好不容易才還了一句:【我
也認得你?!?br/>
  她默然回首,眼中似有星光閃動。

  然而,那星光之上,卻蒙了一片若有若無的迷塵。

  第五枝,秋月

  江邊的秋風陣陣吹來,我開始感覺到些許的寒意。

  玫瑰在我身前兩步的距離,漫無目的地走著。是她說要出來聊的,出來以后
卻又始終一言不發。

  但我不急,無論她說什么我今晚都一定要上她,就算她再開一個我完全不可
能應付的天價出來也一樣,大不了就強間,反正,我豁出去了。

  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中的女神淪落風塵,是什么滋味就不必說了,我現在一
心想做的,就只有將她按在身下狠狠地凌辱。

  為了掩飾自己的可恥,偏偏需要更為可恥的手段。有一瞬間,我幾乎想殺了
她,或者殺了自己。

  秋夜的月色明明十分美好,但此時此刻,我卻感到一股肅殺的魅影在四處漫
游。

  她忽然停步,低聲說:【走吧,去開房?!?br/>
  我怔了一怔,才應道:【好?!?br/>
  她猛然回頭,死死地盯著我的眼,良久才說:【你是不是跟蹤我?】我哼了
一聲,冷冷地答:【我真后悔沒有跟蹤你?!克藓薜卣f:【在學校里我就發現
你這人很怪,每次都死死地盯著人看,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  你一定是跟蹤我,
不然哪有這么巧?】我臉上赤紅,隨即反駁道:【若要無人知,除非己莫為?!?br/>她狠狠跺了一下腳,直直地伸出手:【先給錢!】【究竟多少?】

  【五萬??!】

  【搶錢??!你平時收多少我就給多少,一分錢不少你。但你別以為我喜歡你,
就可以亂開天價!】我臊紅了臉,一通亂語。

  她咬了咬下唇,狡黠一笑,忽然很淡定地說:【我就知道,你果然是喜歡我?!?br/>【知道又怎么樣,哼!算我瞎了眼!】

  她臉色一沉:【干嘛?做妓不是人???!】

  【是人,當然是人!正因為你是人,所以就不再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恨得
一拳捶在路邊的樹干上,腕口粗的樹干微微晃動,拳頭火辣辣地疼,但遠遠及不
上我的心痛。

  她呆了一呆,忽然大笑,喘著氣說:【你個死呆子,居然當我是女神,哇哈
哈  哎呀——】

  原來一根小枯枝正好掉在她頭上,顯然是我剛才那一拳的杰作。

  【敢笑我?你真是死有余辜!】我上前幫她揮去頭頂的一片枯葉,順便輕輕
地拍了拍她的頭。

  她打了我一拳,輕聲說:【不準說個死字?!?br/>
  我奇怪地看著她,只見她抿緊了玫瑰色的唇,飛快地轉過身去。

  第六枝,驚折

  在明朗的月色之下,她修長的背影竟令我生出一股莫名的悲慽. 這悲慽緩緩
漫過心頭,將心間那團火漸漸平息下去。我緊追了幾步,不自覺地一把握住了她
的手。

  她的手出乎意料的小,冰冰涼涼的,正好被我火熱的手心完全包裹。

  她站住,垂著頭低聲說:【好吧,你認為我值多少,就給多少,隨你的心意?!?br/>我的心跳似乎停頓了三秒。等到發覺的時候,我已經緊緊地抱住了她。

  她的身體同樣是冰冰涼涼的,那體溫,簡直低得不像活人。

  【喂,其實  你是一只女鬼,對吧?】我心里忽然冒出這個念頭,便傻傻
地問了出來。

  【對,我是專門吸食處男精氣的女鬼,吸夠九九八十一個處男就可以轉世投
胎。你是處男嗎?白癡?!克谖覒阎袥]好氣地搶白。

  【你別說,我還真是處男?!课疑敌χ?。

  【喲,哪我是不是要封紅包給你?不要臉的死處男?!】【這個,無所謂。
話說,你吃過幾個處男了?還要吃多少嘛?】她沉默了幾秒,忽然間用力推開了
我,她眼中光影浮動,狠聲地說:【你管得著嗎?】

  我想,我當時肯定是犯傻犯到了某種境界,居然堂而皇之地對她說:【我希
望能管得著,你覺得呢?】

  她咬著唇,臉色漸漸紅艷,卻只是不作聲。

  于是我只好繼續:【我想和你  】

  【閉嘴!不要說,我不想聽!】她打斷我的告白,再度向我伸出手:【給錢,
然后馬上去開房,做完就拜拜!】

  似乎,這女人根本看不上我,我竟然衰到,連一只雞都嫌棄我。

  我取出錢包,豪氣地放在她手上,說:【好,非常好,本來就應該這樣。錢
包里有現金八百,銀行卡里面還有七千,密碼是五零一六七一。這是我本學期全
部的生活費,要拿多少隨便你,再多的話我現在拿不出,不過可以寫欠條,無論
如何我都會還給你。對了,我是第一次叫雞,對這些規矩完全不熟,所以,去你
平常去的酒店就可以了,請帶路?!?br/>
  她再一次咬著玫瑰色的下唇,緊緊地握實我的錢包,以一種令人心碎的眼神
看了我足足十秒,然后,在我的難堪快要化為羞惱之前,她終于轉身,邁開大步,
向前而去。

  第七枝,輕衣

  在那間酒店的客房內,代號玫瑰的女子拿出了她全套的裝備。

  一副紫色的膠框眼鏡,一樽玫瑰味的按摩精油,一支噴霧型消毒液,一瓶KY
人體潤滑露,以及一盒杜蕾絲【雙保險】加厚型安全套。

  在那個小小的挎包里面,居然裝了這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她將那些物件在床頭柜上一字排開,定睛看我,似乎問了一句什么。我好不
容易回過神來,為掩飾自己的失態冷笑著說:【果然很專業嘛  嘿嘿,對了,
沒有冰,冰火要怎么做?】

  身為一個閱片無數的處男,我當時最好奇的不是性交,而是所謂冰火、毒龍、
全身漫游之類的性服務,聽說這些一般桑拿都會提供,但我不確定做援交的女大
學生有沒有這么職業。

  只聽她語氣冷淡地回答:【冰塊可以問酒店要,現在就做嗎?】我猶豫了一
下:【一般是什么程序?】

  她解開發帶,似乎有點厭煩地說:【那就先洗澡吧?!块L發披肩的冷艷女子
利落地脫掉黑色的裙裝,玉白的軀體上便只剩了一套黑紗內衣。

  然后,她有意無意地看了我一眼,臉上忽然升起了一片紅暈。她不自覺地用
手掩住三點,眼中似要滴出水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喃喃道:【你真美,美得令人喘不過氣來?!俊竞? 少
廢話,你脫不脫?】

  我松開皮帶,一粒粒地解開襯衣鈕扣,動作故意放得很慢。因為看著面前那
個似羞似慎露出大片雪白肌膚的女子,實在是別有一番情趣。

  【我真想挖了你的眼!】終于,玫瑰狠狠地噴了我一句,轉身跑進了衛生間。

  我不緊不慢地追了上去。

  第八枝,水露

  有女共浴,對那時候的我來說,真是夢中才有的旖旎幻景。

  女孩雪嫩的嬌膚上涂滿了濕滑的沐浴露,貼在我身上輕輕一抹——那眩暈般
的觸感,簡直能令人迷失自我。

  在溫熱的水汽之中,我獸性大發,將赤裸的玫瑰死死地擁入懷內,大手上下
不停地四處游索,恨不得化身成為無限觸手的怪物。

  嬌喘連連的女子在懷中不時地扭動著光滑的身體,依稀聽得見她告饒的斷續
呼聲,但我只是含著她騷挺的乳頭不住吸嘬。

  熱水在身上濺散出無盡的水花,狂亂的雙手漸漸地安定下來。

  一只手將她環肩抱緊,四指擠壓著嫩滑的胸乳。另一只手則探入股間,在稀
疏的細毛中輕撫那蜜滑的肉唇。

  我想與她接吻,但她不斷地躲避著,一遍接一遍地說著【不要】。

  我將她的身體抱起了幾分,挺拔的下身滑到了她的股心。她喘氣掙扎,大聲
地說要戴套。

  我將她放下,再度索吻。終于,她不情不愿地讓我吻住了她玫瑰色的唇。

  熱水滲入了口中,很奇怪的味道。

  燥動的肉欲離奇消散。

  因為我發現,她哭了。

  我手足無措地將她抱出浴室,用毛巾重重裹緊,然后將她抱在懷內,不停地
說對不起。

  聽說女人的眼淚能讓男人陽痿,我以前一直都不信,因為如果是真的話,這
個世界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強間。

  但原來這竟是真的,前提是,你要很愛很愛那個女人。

  愛到無論如何不愿意傷害她。

  第九枝,糾纏

  【我不想做你生意,你走吧?!?br/>
  玫瑰平復下來之后,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樣決絕。

  【為什么?你不想接吻,我不勉強你就是了?!肯啾扔趤碇叭缤贩艘话?br/>的氣勢,我現在簡直就像個做錯事的小屁孩。

  【不行,現在說什么都不行?!克軋詻Q。

  世界完全顛倒了,而我還神志不清:【  一晚,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這
樣也不可以嗎?】

  她沉默了很久,我心跳如雷地等待著她的宣判。

  【  那好,錢包你拿回去,我一分錢也不想要你?!克D過頭來,淺淺地
一笑:【現在,來跟我接吻?!?br/>
  她的固有結界再度張開,而我,此時此刻,竟然也被包容在里面。

  我輕輕吻了吻她涼涼的紅唇:【玫瑰,我好愛你?!克櫭紗枺骸久倒迨钦l?】

  【就是你啊?!课疑钋榈卦俣任窍氯?。

  【嗯  】一輪長吻之后,她掙扎開,嘴角含春地說:【我什么時候叫玫瑰
了呢?】

  【從我第一眼看見你開始?!?br/>
  【為什么為什么?】她似乎雀躍起來。

  我伸出手,輕撫著她玫瑰色的唇瓣,柔聲說:【因為這特異的唇色?!克?br/>目光忽然黯淡下去。

  然后,她將我用力地推倒:【你這個大混蛋!】

  第十枝,疑癥

  她戴上了眼鏡。

  【怎樣?】她問。

  【嗯,很淫蕩?!课艺f,她打了我一拳,我于是補充:【這個算是什么服務?】
【有些男人喜歡眼鏡娘,我聽說。你覺得呢?】其時她正赤裸著身體騎在我腰上。

  【  嘛,其實我也不討厭就是?!?br/>
  【喂?!?br/>
  【嗯?】

  【其實呢,我不是你們學校的學生哦?!克┫律?,紅艷而涼滑的乳尖在我
胸前調皮地滑來滑去。

  【我就說嘛,我們學校怎么會有你這么漂亮的女生?你是哪間學校的?】
【哪間都不是?!克苹匦χ?,身子俯得更低,柔軟的雙乳完全地壓在我身上。
我的下體越發變得硬直。

  她湊到我耳邊,輕聲嘆息:【其實呢,我根本就不是大學生?!俊臼裁??】
我吃了一驚。

  【哈哈哈,被我騙倒了吧,以為在大學見過我,我就是大學生了?我只是偶
而無聊去體驗一下大學生活罷了,這樣裝扮起來才會更像嘛?!俊灸? 】我徹
底無語。

  【怎樣怎樣?有被嚇到了嗎?】她扭動著腰肢,柔滑的股肉在我堅硬的肉身
上抹來抹去。

  我被她刺激得渾身打了個哆嗦,摸了個安全套就要撕開包裝,她一手搶過:

  【你急什么嘛?!?br/>
  【你說的話我現在一句都不信,所以呢,只好先把你干得神智不清再問個清
楚了?!?br/>
  【你不信?】

  【不信?!?br/>
  【那如果我說,其實我身患絕癥,很快就要死了,你又信不信?】她笑得很
甜。

  我心慌起來,將她翻身壓倒:【別拿這種事開玩笑!笨蛋!】她甜笑著撕開
安全套包裝,熟練地幫我套上,然后引領著那硬棍抵緊了自己的要害,癡癡地說:
【來啊,來問問是不是真的?!?br/>
  第十一枝,接納

  那晚,我平生第一次進入了女性的身體。

  而且是一個我朝思夜想的女性,她敞開了陰道,接納了我。

  即使再情動,她的內外體溫依然是那樣涼涼的,即使那交合的所在明明不斷
地互相摩擦,理應持續地產生溫熱,但她的陰道卻依然感覺不出熱量。

  我知道我已經信了。

  我停了下來,忽然間覺得自己無比可恥。

  我退出了她的身體,仰身躺倒床上,陰莖軟得一溻糊涂。

  沒多久,我又聽見了她的哭聲。

  在那斷續的哭聲中,我莫名其妙地開始胡思亂想。

    剛升上鎮內最好的初中時,由于小學就讀的學校太過普通,基礎不好,
我的成績在全年級百名以外。第一學期期末考試,我沖到了全級二十名,拿到了
最低檔的二百元獎學金,當時第一名的獎學金有八百。第二學期,我考到了第八
名,獎學金三百,第一名還是八百。第三次,我考第六,獎學金三百,第一名還
是八百。終于,到了第四次,我考了第一,而得到的獎學金卻依然只有三百。此
后我再未讓出年級第一的位置,但獎學金卻每年減少。

    曾經喜歡過一個女生,她當時坐在我前面,但只過了不到半個學期,正
在我覺得我將要得到她的芳心時,她被調到了另一個男生的后面,直到畢業都再
未有過調動,結果,每天上學放學,他和她都走在了一起。

    曾經追過一部動畫,播映時間是放學的五分鐘之后,而我回家一般要用
十五分鐘。那日,我冒著生命危險,騎著單車在飛馳而過的汽車中一路穿插,以
幾乎破世界紀錄的速度沖回家,結果,本地的電視臺無恥地截斷了信號,放起了
打倒**輪**子**功**的無限錄像。

  一個人能夠憑自己的努力得到怎樣的回報,很多時候并不取決于你努力的程
度。

  因為到了最后的最后,還是要看看上天肯不肯。

  第十二枝,精絕

  【怪不得都說盡人事,聽天命呢,哼,原來如此?!课依湫χ鹕?,打開
玫瑰雪白修長的雙腿,然后,扯掉那個礙眼的安全套。

  【你想干什么?】她的臉上淚跡斑斑,雙眼紅腫,傻傻地看著我問。

  我將那軟綿綿的陰莖在她紅艷的陰戶上輕磨慢抹,眼看著那東西漸漸脹大堅
挺,獰笑著說:【還用說嗎?我要干你!而且還是無套、中出、內射!】半硬的
龜頭擠入了肉縫之中,越入越粗。玫瑰瞪大了眼,看著我的下身完完全全進入了
她的身體,這才反應過來,她大叫:【你傻了你!】【我是傻了,又怎么樣?上
天要玩我,我就自己先玩個盡興再說!】安全套果然是邪惡的造物,一旦去除了
那礙事的玩意,肉與肉之間無拘無束的交合,那種致命的快感才是生物唯一的存
在意義。我干,我干,什么都是狗屁,什么都是廢話,干個淋漓盡致才是生命的
真義,來吧,來吧,只要能夠真真切切地干上一場,殺了我又如何!

  【啊,啊,你瘋了你  啊  】玫瑰凄厲的叫聲不停地在我耳邊回響。

  但我沒有理會。

  這天地之間,并無所謂正義,只有無盡的干與被干,無論你愿意與否,根本
無從選擇,唯有盡情享受,然后死去。

  如此這般,我的人生觀在那一晚徹底扭曲,成為了全然崩壞的空殼。

  【喂,你那個絕癥,該不會就是愛滋吧?】中出內射之后,我用掌心接著她
下體流出的白液,殘忍地笑著問她。

  【真是遺憾,不是哦,要真是愛滋的話  我他媽的才不用套呢!】她喘著
氣說,同時踹了我一腳。

  我被她踹得跌下床,疼得咧嘴大笑:【這樣啊,真他娘的失敗,再來再來?!?br/>我跳上床,又一次把她按住,無套插入。

  第十三枝,玫瑰

  那晚我射了五次,三次中出,兩次口爆。搞完最后一炮之后,我再也支持不
住,倒在床上睡了個昏天黑地。

  醒來時已經是第二日中午十二點,酒店前臺打來電話,催我退房。

  那時候,整個房間內,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爬起床,到洗手間放尿,然后洗臉。

  【處男兄:果然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啊。算你狠,我怕了你
了,明日我就離開這個城市,你還是做回你自己吧,莫追莫尋  莫忘我?!肯?br/>手盆上方的圓鏡上,被人用唇膏寫滿了以上的留言,留言的最后,畫了一朵艷紅
的玫瑰。

  我在那面鏡前呆了很久,最后,我對著鏡中的自己露出了一個殘酷的冷笑。

  算我狠?

  明明最狠的人就是你!

  明知我要不顧一切地追求你,明知我不要一切只要你,明知道,我只是想留
住你,你卻連名字也沒有留下,走得徹徹底底。

  原來這樣也可以算我狠。

  我傻傻地笑著,打開花灑,用熱水將那艷紅的涂鴉洗得干干凈凈。

  望著水流沖刷下的明亮鏡面,我不知不覺間,揮出了一記直拳。

  那陣子經常有人問我:你的手干嘛了?

  我總是這樣回答:沒什么,只不過是被一枝玫瑰刺傷了而已  但這傷疤,
卻永遠沒有消失。

  花開花謝總有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怪只怪世界太大,而人生太短。

  她來過,然后她走了,如此而已。

  只是,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好,我知道,我再也忘不了。

  那一枝,閃亮的玫瑰。

                
【完】

 

[email protected]
王者捕鱼怎么玩才能赢 36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北京快乐8开奖app 内蒙古十一选五爱彩乐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工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爱彩乐 融金牛配资 正规的幸运28开奖网站 股票推荐3只黑马 赛车北京pk10大小技巧 36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北京快乐8开奖app 内蒙古十一选五爱彩乐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工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爱彩乐 融金牛配资 正规的幸运28开奖网站 股票推荐3只黑马 赛车北京pk10大小技巧